阿米光年创始人安成远成为世界脑力锦标赛荣誉会长

阿米光年集团2019-09-24

摘要

近日,被誉为“脑力奥林匹克”的第27届世界脑力锦标赛全球总决赛开幕式在香港沙田丽豪大酒店隆重举行。




近日,被誉为“脑力奥林匹克”的第27届世界脑力锦标赛全球总决赛开幕式在香港沙田丽豪大酒店隆重举行。

据了解,参加全球总决赛的国家有来自美国、英国、法国、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印度、朝鲜、韩国、蒙古、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日本、俄罗斯、中国  、中国香港、中国澳门、中国台湾等20多个脑力健儿代表队共200余人相聚世界脑力锦标赛全球总决赛赛场。这些来自全世界的脑力健儿将代表各自的国家进行最强大脑的角逐。

20181227154017270.jpg

阿米光年创始人安成远(右二)在世脑赛开幕式接受荣誉会长牌匾

世界记忆运动理事会终身荣誉主席、文明世界的思维导图发明者、世界记忆之父、世界脑力锦标赛共同创始人、著名的教育专家、演讲家以及多产作家托尼.博赞;世界记忆运动理事会全球主席、世界特级象棋大师、世界脑力锦标赛共同创始人、被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亲自授予OBE勋章的雷蒙德.基恩;由菲利普王子亲自授予的“世界记忆大师”、八次获得世界脑力锦标赛全球总冠军的多美尼克.奥布来恩;世界脑力锦标赛首席裁判长、世界记忆运动理事会创始人之一、思维导图培训大师菲尔.钱伯斯;世界记忆运动理事会官方记忆训练认证体系亚太地区负责人张陆斌;亚洲首席超级演说家梁凯恩;世界记忆运动理事会中国区委员会秘书长郭传威、五四奖章获得者、大世界吉尼斯纪录保持者、奥运书画家、重走奥运路形象大使、中国知名钢笔画家、中国艺术教育协会副主席、内蒙古晨旭艺校校长臧金龙;世界脑力锦标赛中国组委会委员、阿米光年教育集团创始人安成远、世界脑力锦标赛中国区形象大使、仁川亚运会文化交流使者、南京青奥会文化交流使者、世界脑力锦标赛最具人气选手冠军、新时代好少年、草原读书月文化传播使者、网络文明传播使者、中华诗词学会文化推广大使、国学少年公益之星、阿米光年教育集团形象大使、多次登上央视舞台的著名童星臧鑫格出席了开幕式。

20181227154750508.jpg

安成远携手形象大使臧鑫格与著名奥运书画家臧金龙在世脑赛开幕式上

据悉,由阿米光年教育集团承办的世界脑力锦标赛济南城市赛参赛的脑力健儿达500人之多。成为了世界脑力锦标赛中国区的‘明星赛区’

作为阿米光年教育集团的形象大使、著名童星臧鑫格也作为特邀参赛选手在第27届世界脑力锦标赛全球总决赛开幕式为来自全世界的脑力健儿和贵宾演绎了她的爱心助学专辑《实现梦想童心绽放》里的由爸爸臧金龙作词、她的老师冀星谱曲的原创歌曲《欢腾的那达慕》,“百花齐放,彩旗飘扬……各族儿女欢聚一堂……欢迎朋友来自远方”优美的旋律,动听的歌声。现场多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表演结束后托尼.博赞主席更是激动的起身为身着民族盛装的臧鑫格鼓掌点赞令人动容。臧鑫格一曲《欢腾的那达慕》一度将开幕式的氛围推向了高潮。


臧鑫格开场后是托尼.博赞致辞环节,托尼.博赞在致辞时手拿带有曾在2018年五月在广州举行的世界脑力锦标赛中国总决赛新闻发布会上接见格格的图照封面世界脑力锦标赛期刊向全场进行展示后,邀请臧鑫格再次走上舞台。“这是我们最新一期全球发行的脑力期刊杂志,封面人物,就是刚才表演献唱的小女生臧鑫格。臧鑫格是经常在电视上出现在观众面前的,她能够非常熟悉精准的记住每一个音乐的旋律、每一个舞蹈动作、每一个词语而且非常淡定稳重落落大方。现在站在你们这些脑力健儿面前的臧鑫格就是一个记忆大师。我要求全场起立为登上世界脑力锦标赛官方期刊封面人物的臧鑫格鼓掌。”现场再一次持续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世界脑力锦标赛组委会还特别授予了著名童星臧鑫格“脑力明星选手”,这预示着臧鑫格已经成功进军“脑力奥运会”。

20181227154017334.jpg


阿米光年创始人安成远(右三)和托尼博赞主席(左三)雷蒙德基恩爵士合影留念

鉴于,阿米光年教育集团在全脑教育行业的贡献突出。在第27届世界脑力锦标赛全球总决赛开幕式上,阿米光年教育集团创始人、世界脑力锦标赛中国组委会委员安成远被世界脑力锦标赛组委会特别授予“荣誉会长”。

90后的安成远情系教育梦想,立足全脑教育的本真。由安成远创始并组织编撰的全脑教程《万有脑力》《支点课程》《鹰眼智阅》《秒单词》等备受家长和学生的欢迎。安成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的最大的梦想就是“将脑力奥运、益智强国”的理念推广到每一个家庭,见证巅峰脑力教育的蜕变。

教育一直是一个很伟大,也很受社会重视的行业,但随着现在时代的发展,传统的教育已经很难满足国际化的人才需求。中国乃至整个国际社会对人才的标准也在提高,脑力的需求更是不断的攀升。中国目前对全脑教育的认知还处于懵懂发芽的状态,但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早在上个世纪末就已经开始了脑发展计划。现在,中国的国际地位逐渐提高,政府也真正开始投入人力物力到更高层别的教育和脑科学领域。选择这个领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产业领域是一个单纯的风口,更多的是一种社会责任。我坚信,全脑教育的存在不会是为了和其他类别的教育分个高下,在不久的将来,它注定会是一种全民化的覆盖。”